即食燕窝含量过低营养不如鸡蛋?专家:3%干燕窝的有效成分足够

最近有媒体曝出,一些即食燕窝97%为糖水和增稠剂,最高燕窝含量仅为2.5%左右,营养价值甚至还不如鸡蛋。对此,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燕窝市场专业委员会回应称,这一配比符合燕窝的科学食用方法。

燕窝含量低就没营养?

国燕委理事长马增俊表示,燕窝是一种特殊的食材,经过3到4小时的泡发,燕窝的发头可达6至8倍,如果炖煮后,发头会达到12至18倍。以一瓶即食燕窝净重是100克,投放1克的干燕窝为例,燕窝经过泡发和炖煮后,燕窝重量会达到12到18克,因此3克的干燕窝经过泡发后,足以炖煮出一碗浓浓的燕窝。以一碗燕窝150克为例,固形物含量超过25%,燕窝酸含量约140mg,因此即食燕窝中3%为燕窝、97%为冰糖水的配比,“是符合燕窝科学食用方法的。”他认为,“即食燕窝中3%的干燕窝,含有的唾液酸足够起到关键作用,如果用这个比例来贬低即食燕窝是非常错误的。”

低浓度的即食燕窝(浓度低于20%)会添加微量的增稠剂(一般是琼脂)。专家称,添加增稠剂的作用只是为了增加水的密度比重和张力,使燕窝固形物不会出现下沉的现象,其目的就是为了保持产品的形态而已。如果是100克的即食燕窝,添加琼脂的量也只是0.06克到0.1克,这个量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即食燕窝中添加增稠剂是安全的,也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法,对人体没有影响。

“评价燕窝营养的标准不在于蛋白质,唾液酸才是燕窝的关键成分之一”,厦门大学教授李红卫解释,以蛋白质来判定燕窝营养价值不如鸡蛋是错误的。干燕窝蛋白质含量为50%,假设一天食用3至5克燕窝,通过燕窝摄入的蛋白质不到3克,但是对比唾液酸的含量,1克干燕窝相当于40个鸡蛋。而且,唾液酸才是燕窝发挥作用的最主要成分。

如何判定假燕窝?

据国燕委介绍,常见的燕窝掺伪方式有3种:一是刷胶挂浆,将琼脂、银耳、猪皮和淀粉等加工品或其他胶质涂抹在燕窝挑完毛后的天然缝隙上,降低燕窝纯度,增加燕窝重量;二是粘碎增重,一些劣质燕窝被混入名贵燕窝中以次充好,如用草燕等劣质原材料加工混入燕条、燕碎等;三是添加其他物质,如添加银耳、卡拉胶、红色海藻、猪皮、明胶、淀粉、琼脂等到燕窝中,用以制作即食燕窝罐头。

2018年燕窝行业年会将于7月召开,国燕委将发布最新制定的燕窝行业社团标准及燕窝消费指南,正式启动燕窝的标准化工作,并且将制定规格标准,对燕窝的附加产品做分析,让消费者有据可依,再也不用担心买到假燕窝。国燕委还将推动供应链升级改造计划,减少中间环节,让消费者享受到更实惠的价格。

中国减持百亿美债背后③|中国需要考虑开始“去美元化”吗

截至今年3月末中国持有美债1.12万亿美元,持仓规模创2017年5月以来新低。就在去年,俄罗斯和土耳其大量抛售了美债,并退出了美债主要持有国的行列,其中俄罗斯还不断增持黄金储备。这是否意味着是“去美元化”的开始?中国是否也要开始“去美元化”?

美债有可能成为重磅“武器”的逻辑在于,如果美债遭大幅抛售,价格就会暴跌,短期内会抬高美国社会融资成本;其次,美债收益率作为美国的无风险收益率,如果收益率暴涨,就会整体推高美国国内的市场利率,从而导致融资成本短时间大幅走高。

然而,对这一观点持反对意见的也不在少数。

美国咨询公司Strategas固定收益研究主管Thomas Tzitzouris在一份客户报告中指出:抛售美国国债对庞大的国债市场影响可能不大。Tzitzouris 估计,5000亿美元的清算将使收益率提高约30个基点,也就是0.3个百分点,进一步的出售不太可能产生更大的影响,因为较高的收益率会吸引来自日本、澳大利亚、韩国和欧元区的其他国际买家。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中国抛售美债并不是很大的威胁,首先,抛售后会有很多买方愿意接盘,如果有必要,美联储都可以买。对美联储来说买本国国债不是什么难事,虽然眼下美联储不会这么做。其次,美债价格下跌,中国便会亏损,这也会损害中国的利益。中国最近也在减持,外储略有下降。因此长期来看,中国可能不会再买新的美债,不再为美国的赤字“埋单”。

多位国内专家学者也向澎湃新闻表示,眼前进行大幅减持和抛售并非明智之举,但并不意味着“去美元化”作为一个长期策略。

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向澎湃新闻表示,对中国来说当前阶段如果大量减持,对中国的负面影响也不少,如果不购买美债转而持有人民币,那么中国不仅要面临外汇储备下降,汇率风险上升不算,人民币升值的概率也很大,这对当前中国国内形势也不利;如果将大幅抛售的美债换成欧元、日元,则会导致这些货币升值,这些国家未必愿意接受,所以就当前的局面来看对中国的负面影响可能会更大;对美国的影响在于,美元利率会上行,但美国的应对策略则将是由美联储来购买这些国债。因此,如果当前阶段采取这样的措施,对中国的负面影响可能会大于美国。

西班牙对外银行亚洲研究部亚洲首席经济学家夏乐告诉澎湃新闻,他相信中国不会在当前采取大量抛售美债的措施,因为这相当于干预了对方的金融市场,那么未来的局面可能会是不可控的,造成的麻烦可能会比当前更大。夏乐指出,目前已经看到中国减少了对美债的购买,中国需要更多的“武器”来维持汇率稳定。从长期来看,中国可以把外汇储备投资分散化,外汇储备最好能够服务实体经济,所以如果当前的局势持续下去,最佳的选择就是逐渐降低对美元的持有量。但夏乐强调,这不是当前的“武器”,而是长期的策略调整。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余淼杰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尽管眼下他并不支持大量抛售美债,但是他认为,从长期来看必须要去美元化,加快进行人民币的国际化建设,进行更多的货币互换。当前中国与35个国家有货币互换,仍可以逐步提升货币互换的数量与规模。“一定要坚持去美元化和人民币的国际化,而第一步就是人民币的货币互换。”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在去年曾撰文指出,美国政府的债券回报率非常低,如果去除通货膨胀是负利率。美国股票市场泡沫很大,风险很高。如果中国将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当中的一部分资金可以用来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资金。只要这些项目选择好,回报率会相当高,可以实现双赢。

余淼杰对此观点表示认同,从投资收益的角度来看,美债也并非唯一的选择,对欧元、日元、英镑的产品都可以持有。“必须需要做好未雨绸缪,必须将多元配置作为一个长期战略。”余淼杰强调说。

余淼杰指出,有些国家政治风险和汇率风险不是很高,作为投资标的是比较好的,比如欧盟、日本、韩国的国债等。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鞠建东则强调,国际货币体系的改变是个渐进的过程,将“去美元化”作为一个长期策略,首先要做的就是跨境资本流通正常化,既能防范金融危机,又要保证国内金融市场与国际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要常态化。鞠建东向澎湃新闻指出,全球经济已经形成美国、欧洲、亚洲三分天下的局面,但是美元主导全球货币体系,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局面在过去20年中却变化不大。“全球的经济基础已经改变,但是上层建筑未变,这当中的矛盾一直是存在的,如果上层建筑要反映经济基础的话,美元主导的局面迟早是需要改变的,但是现在还没有可替代的选择。

监管升级:房企借道信托“抢地”受限 中小房企资金链紧张加剧

在新增开发贷放缓的背景下,房企通过债券、信托融资的规模有所回升,且部分信托资金用于前端拿地,合规成疑。近期,银保监会印发的《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要求,商业银行、信托、租赁等金融机构不得违规进行房地产融资。文件印发后,房企和金融机构亦有反馈,本专题将调研他们的应对,呈现房地产业融资的现状和趋势。

4月份以来二三线城市土地市场的“小阳春”,或将因为一纸监管而明显降温。这就是银保监会最近印发的《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23号文”)。监管政策相比去年不但未有放松,反而明显收紧。

文件强调,商业银行、信托、租赁等金融机构不得违规进行房地产融资,其中对信托的影响最大,几乎精准地狙击了目前信托切入房地产领域的各个模式,还对信托资金池进行了限制。

而房地产信托在过去四个多月新增3000多亿,很大部分流入了房企的“前端融资”,也就是用于拿地。“新规之下,土地市场虽不至于回到去年四季度那样的清冷,但预计房企拿地会更加谨慎。”深圳一大型房企投资部人士说。

从更长的时间段来看,23号文将促使房企融资进一步分化,资金更加向中大型房企、央企国企倾斜;部分民营中小型房企、激进型房企,资金链可能更加紧张。

风险总是与机会同在。阳光城CFO吴建斌表示,在各种传统的银行贷款、非标融资受限之时,房地产的资产证券化打开了另一扇窗,各类房地产ABS、REITs等也进入快速发展期。

央行的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末,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10.85万亿,同比增长18.9%,增速比上年末低3.7个百分点。增量看,一季度房地产开发新增6600亿,相比去年同期少增400亿。

“拿地”资金受限

在2019年的土地市场上,中海、华润、保利、万科等大型房企,占据了主力位置;其他民营房企如融创、旭辉、金地、龙湖等也不遑多让。

支撑他们的是雄厚的资金实力。这些勇于拿地的房企,不仅得到商业银行的开发贷款,也通过房地产信托获得辅助资金。

博人金融总经理宋光辉指出,这些资金主要用于“前端融资”。即房企在签订土地出让协议之后,需要融资用于缴纳土地款,但这时还未获得“四证”,商业银行资金无论表内表外,都无法切入,提供前端融资的主要机构就只有信托和私募基金。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目前信托在这一领域有绝对优势。去年以来,银行信贷额度紧张,很多优质项目都通过信托获取开发贷款。用益信托数据显示,截至5月23日,房地产信托大增近7成至2309只,融资规模近3500亿元。

然而,23号文下发后,这类“前端融资”将受到明显限制。通知要求,信托发放开发贷款也必须遵守“四三二”的标准,严禁信托通过“股权投资+股东借款”、“股权投资+债权认购劣后”等模式,提供变相的开发贷款。

北京一家大型信托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如果23号文严格执行,将会对当前的房地产信托业务造成重大影响。

“‘明股实债’、‘股+债’这些都不能再做了,未来可以做的可能只有供应链金融,就是把应收账款做成信托。”上述人士说,“过去两年,通过与保理公司合作,万科、碧桂园等大型房企也都有在做应收账款的融资。”

23号文之后,房地产信托受限,对房地产市场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拿地会降温。“目前房企的其他融资渠道如境内外发债还是畅通的,融资利率也比去年低,只是这些融资大部分只能用于偿还旧债,不能用于开发投资。”前述深圳开发商说。

融资两极分化

除了对房地产信托进行严控,23号文整体传递出来的信息是,后续房地产融资并不那么乐观。

此前数月是房企融资的“窗口期”。不光是房地产信托,房企境内外发债融资也持续井喷。

中原地产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在4月创造单月融资2600亿后,5月前2周虽然遇到小长假,但房企的融资额继续维持高位。利率方面,4-5月整体房企的融资成本继续降低,主流境外融资成本均在6-8%,境内公司债均在5%以内,还再次出现了利率不足4%的情况。

与此同时,房企之间的融资利率大幅分化。如5月2日佳源国际发行2.25亿美元优先有抵押票据,利率高达11.375%;5月14日,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发行7亿元公司债券,票面利率仅为3.88%。

在23号文影响下,地产公司的两极分化将会加剧。一方面,采访中一些大型房企、央企国企认为这个文件影响很小,都没怎么关注;另一方面,中小型房企想要通过高利率的信托、私募“腾挪”的通路几乎被切断。

宋光辉认为,信用评级高的、国有背景的地产公司(约有20家企业)可以通过发行债券获得非常低成本的资金,而且这些资金不受用用途限制的影响,可以灵活使用,用于拿地保证金、缴纳土地款等。

而大部分低信用评级的地产公司无法获得这类发债资金,监管政策限制进一步使得这些公司无法获得前端融资。即使是高成本的信托,从4月成立的房地产类集合信托来看,资金也正在向大型房企集中。在229个房地产信托产品中,交易对手为大型房企的达到172个,占比超过75%。

据调查,龙头房企如恒大、融创等公司的信托产品,预期收益率多在7%~9%,百强房企的信托融资成本大概在12%~15%,非百强房企则难以获得信托融资。

这一切,使得地产公司在面临土地拍卖市场的竞争时,实力差距进一步拉大;也让一些中小房企,面临生存的危机。

闽系房企泰禾就是一例。今年以来,泰禾集团遭遇资金链危机,即便手握多个金融机构的融资协议,但未能继续获得大额借款。泰禾只能通过促销项目和转让资产获得现金。

“最近房企都很关注资金链的安全,2019年大部分企业都在更加关注经营风险。”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说。

资产证券化“冒头”

23号文之外,房地产行业的融资模式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吴建斌指出,当房地产进入下半场,传统的银行贷款、非标融资受限,但资产证券化打开了另一扇窗。

“对房企来讲,正常的销售之外,可以把资产负债表进行分解、证券化,又能带来几百亿资金,”吴建斌表示,“应收款、收租资产、在建工程、商业资产等都可以做ABN、CMBS、ABS,还有商票付款、保理等也可以做。”

“主流机构融不到资,还可以在民间流通。比如商票这种融资方式,受宏观政策影响比较小,我们现在大量在做地产基建的商票交易。”深圳一位商票融资机构人士说。

记者注意到,2019年以来,房地产资产证券化也在稳步推进,基础资产类型越来越丰富,如3月13日,国内首单合作型长租公寓储架REITs——“平安不动产朗诗租赁住房REITs”发行,首期规模为10.68亿元。

一向被认为难以支撑证券化的酒店类资产也纳入了。5月15日,星河联手平安汇通发行星河丽思卡尔顿酒店资产支持专项计划(CMBS),规模为22.11亿。

5月21日,深交所最新披露,平安不动产-招创-京基集团酒店资产支持专项计划项目状态更新为“已接收反馈意见”。公告显示,该债权类别为ABS,拟发行金额为32.2亿元。此外,5月9日,光明地产发行了6亿元冷链仓储物流CMBS。

有的产品结构也进一步接近真正的REITs。如3月1日,印力集团发行类REITs,标的物为深圳龙岗万科广场,规模21.16亿元。

在资产证券化方面,大型房企依然占有优势。据同策研究院统计,今年一季度房企发行ABS的规模,万科系(万科+印力集团)合计已达百亿,碧桂园则有60亿,绿城为36亿。

在此过程中,金融机构也面临转型和新的竞争。年初,平安银行发布白皮书指出,2019年平安银行将在开发贷、并购融资、旧改基金、资产证券化、项目撮合、供应链金融、私行代销等重点领域,深化与各大房企合作。

而信托公司除了在应收账款融资中通过结构设计继续做一些地产融资外,未来必然要向地产基金转型。宋光辉认为,信托公司募集资金,需要真正成为地产项目公司的股东,与地产公司原有股东组成联合体,形成合伙关系,开展地产投资。